欢迎访问:日月干夜夜干天天天啪-夜夜干夜夜草在线影院-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淫虐的味道

淫虐的味道

“将我带过来,想要干什么?”
  白衣白裙,风华绝代的女子淡然的说道,似乎对自己被蒙眼捆绑着带到不知道的地方一点都不担心。
  “云韵宗主似乎还不了解自己的处境?"魂族少族长站到云韵身后,双手抚摸起这具丰满的娇躯,戏谑的说道。
  “又想要玩弄我吗?随便你,就算是再玩弄我的身体,我的心也不会屈服于你的,不用白费力气了。”
  云韵用云淡风轻的声音答道。
  “好,本少族长就欣赏云宗主这种气质,今天给云宗主的任务也很简单,带上双头龙跟本族长一起玩个女孩儿而已,怎么样?”
  魂族少族长对台下做了个手势,大声说道。
  “痴心妄想,我是不会帮你们欺负别的女子的!”
  云韵有些愤然的说道。
  “哦?之前的调教里,云宗主似乎也带过双头龙吧,现在却来跟我装清高?”
  魂族少族长仿佛听到最好笑的事情一样,哈哈大笑道。
  “你!那是因为……”
  “以云宗主的感官,不可能不知道当时被你压在身下的是女子吧,怎么,打算自欺欺人?”
  “……”
  云韵再不言语,被蒙着的双眼流出两行清泪。
  魂族少族长一把撩起云韵的白裙,从卫士手中拿过一个粗大的双头龙,有些粗暴的将一起一头插进女宗主的小穴内。云韵似乎保定了不合作的态度,愣是一声没吭。不过她此刻的样子,可一点都没有那最开始空灵的气息了。系在腰间的裙子下,赤裸的下身处翘起一具狰狞的粗大龙头。不管如何看,都充满了淫虐的味道。
  推着云韵来到舞台新放置器具边,另一个表演者已经准备好了。全身赤裸的纳兰嫣然嘴里咬着塞口球,双手背绳子牢牢绑在背后,双腿也呈现M型被捆住吊在半空。她的新主人古河正抱着那圆润丰满的翘臀,一下下的将肉茎抽送进那娇嫩的后庭菊蕾中。
  纳兰嫣然并没有被蒙住眼睛,她可以清楚得看到自己的美人师傅正被推着一步步走过来。也知道很快她就会合自己的师傅在众目睽睽之下合为一体。已经被调教成变态露体狂的纳兰嫣然光是这么想着,就已经小腿抽动,在古河的奸淫下达到了个小高潮。
  台下的众人一个个都是人精,都期盼着云韵这个高贵的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宗主去奸淫自己的爱徒,不但没有一个人发生提醒,反而都兴致勃勃的打算看好戏。一阵阵低笑声不时传来。
  云韵似乎也被调教了不短的时间了,周围的声音看样子早就习以为常。她只是在魂族少族长的摆弄下,将胯下的双头龙一头抵在纳兰嫣然的小穴处。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们都身不由己。抱歉。”
  云韵这么说着,小心翼翼的将双头龙向前送。她生性温柔,这么做也是不想伤害到眼前这个跟自己一样样被魂欺辱的女子。可没想到纳兰嫣然因为之前的调教,小穴里早就淫水泛滥,湿润异常,鸡蛋般大小的龙头竟然豪不费力的就插了进去。
  这女子怎么这般淫荡,下面这么多……云韵蒙眼布下的秀美微微皱起,似乎对眼前女子的自轻自贱十分不满,可她还是开口道:“我会小心的。如果你……不适的话,请告诉我。”
  “哈哈哈,云宗主还真是个妙人,居然问这个婊子会不会不适,我看着婊子此刻舒服的很,连口水都流出来了。”
  魂族少族长大声淫笑着说道。
  “住口,你们这种只知道欺辱女人的邪魔外道,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云韵愤然道。
  “笑话。欺辱?我们只是在教导女性,让她们知道如何获得身为女性的快乐。你看看,你现在干着的女人,可有一丁点被欺辱的样子。”
  魂族少族长邪笑着贴在美人宗主的身后,扶着她的小腰加快了抽送的节奏。
  “……”
  云韵沉默,她虽然被捆着双手,蒙着眼睛,可也能够清晰感觉到自己面前这具女体此刻不但没有一点不适的感觉,反而不停收缩着小穴追逐那狰狞的双头龙。从那嘴里低沉的甜美喘息和娇躯上微热的触感看。她此刻很舒服呢。
  “我知道姑娘你肯定也是被魂殿所胁迫的,我们女人就算被……也要有尊严。不能自……自轻自贱。只要坚持下去。一定……”
  美人宗主缓缓的说着,试图唤回眼前这个女孩儿的自我,可惜她不会想到,这个被她说成自轻自贱的女孩儿就是她最宠爱的漂亮徒弟。
  “呜~~~~~~~呜~~~~~~”被自己敬重的师傅这么羞辱似乎让纳兰嫣然越发的兴奋,一头秀发因为汗水的关系凌乱的贴在脸上,被塞口球塞住的小嘴里,甜美的喘息更加高亢。胸前的一对乳房随著后面男人的冲撞不停左右摇晃,时不时触及到美人宗主的身体,那强烈的背德感令纳兰嫣然的娇躯仿佛过电一般颤抖着,呈M型打开的双腿如同抽筋一样绷得比直,小穴和后庭同时剧烈收缩,在双穴的奸淫下再一次达到了高潮。
  “姑娘……你……”
  美人宗主显然没想到自己的话居然让面前的女子表现的更加不堪。通过胸部的摩擦,云韵发现这女子竟然连乳头都是充血勃起的。随着女子下身咕嘟咕嘟的淫荡水声,美人宗主明显流露出失望的情绪。
  也许这女子只是个低贱的妓女,是魂殿为了折辱我安排的。我又何必……还不如赶紧遂了他们的意,让她解脱。美人宗主这么想道。放弃了再次努力的想法,开始自己缓慢的动起腰来。
  “哦哦,云宗主还说这个婊子自轻自贱,现在云宗主却在主动用双头龙玩弄一个自轻自贱的婊子,云宗主岂不是比婊子还要轻贱吗?哈哈哈。”
  魂族少族长得意的笑着,用手把云韵别在腰间的白裙褪下,将肉茎顶在美人宗主的翘臀上摩擦一阵。猛地插了进去抽送起来。
  “……”
  云韵丝毫没有反应。她现在只是随着魂族少族长的抽送机械地动着腰。好似一具没有灵魂的玩偶。
  可云韵的身体毕竟已经经过了魂殿的调教,就算她心里再不愿意,身体也自觉的有了感觉,被双头龙和肉茎抽送的小穴后庭慢慢湿润起来。
  “云宗主,你的屁股夹得我好爽啊。小菊花好会缩。”
  魂族少族长淫笑着扶着美人宗主的小腰身,胯部一下下的撞击着那圆润的美臀,发出响亮的啪啪声。
  “住……口。”
  云韵从牙缝里回应道。
  “嘿嘿嘿,又不是第一次干了,还害羞什么。我算算,从云宗主来我们魂殿做客开始,已经有多少人享受过云宗主这具诱人的身体了呢?十个?二十个?还是五十个?”
  魂族少族长好似真的开始认真计算起来。同时将双伸到云韵身前,隔着衣服爱抚着美人宗主丰满坚挺的酥胸。
  “……”
  云韵死死的闭着嘴巴。她已经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下身和胸部的快感让她真怕一张嘴,快乐的喘息就会泄露出来。
  “云宗主还真是不老实啊。明明已经很想要了,可就是不肯承认,这样吧,咱们来玩一个好玩的游戏。”
  云韵听到魂族少族长这么说。她很快发现,自己的白衣也被脱下,全身赤裸着由绳子捆绑起来吊在半空中,双腿也呈M型捆绑在一起。这个姿势显然比之前的双手紧缚更让云韵感觉屈辱,而完全丧失身体控制权和黑暗的环境令她的身体越发敏感。之前被责备为自轻自贱的女子此刻拿回了一直被云韵主导的双头龙控制权,好似发泄一般的快速抽送着。
  “怎么……嗯……嗯……就算这样……我也……”
  云韵的小嘴被魂族少族长半强迫的扳开。喘息声终于传了出来。
  “奶头都这么挺了。啧啧,脸蛋儿好红,下面还那么多水儿,这哪里是什么高贵的花宗宗主,根本就是个淫贱的婊子。”
  魂族少族长轻蔑的说道。
  “你无……嗯……无耻!”
  “啧啧,不知道你这副样子如果让你的宝贝徒弟纳兰嫣然看到,她会怎么想。”
  魂族少族长突然说道。
  “别!别……你答应……嗯……答应过只要我跟你……你就不碰嫣然的!”
  云韵吃了一惊,连忙说道。
  “这就看你的表现了。云大宗主。”
  “我……我是……”
  “是什么?听不到!”
  “我……我是婊子……”
  “想不想看看自己被干得样子啊?”
  “想……”
  蒙眼布被解了下来,眼前的一切让云韵如遭雷击,一直被双头龙干着,让自己以为是个淫贱妓女的女子,竟然是自己最疼爱的徒弟纳兰嫣然。在身后奸淫她的却是自己曾经是师傅,云岚宗宗主云山。同时在后面奸淫自己的人,已经换成了自己曾经的未婚夫,七品巅峰炼药师古河。
  “混蛋!你!你把嫣然怎么了!你答应过得!”
  云韵发疯的挣扎,对站着身边的魂族少族长怒吼道。
  “喂喂,云大宗主,我只是答应自己不碰你的宝贝徒弟,可没说过别人也不碰吧。哈哈哈。”
  魂族少族长这么说着,伸手把玩着纳兰嫣然胸前的酥肉。
  “无耻小人……别碰嫣然!嫣然……嫣然你怎么了,我是师傅啊。”
  云韵看着眼前表情迷离的爱徒,心如刀割的叫道。
  “啧啧,还能怎么样,居然被自己的师傅强奸。不过这小婊子似乎很享受的样子啊。”
  魂族少族长哈哈大笑着。
  “胡说!嫣然才……嗯……嫣然你……”
  云韵才开口,纳兰嫣然突然一歪脑袋吻住她的嘴,将舌头伸进美人宗主的口中,在愧疚和惊诧下,云韵居然忘记了反抗,轻易地令小香舌被对方俘虏。
  “嗯~~~~~~嗯~~~~~~~哈~~~~~~~嗯~~~~~~~”一个长吻几乎让美人宗主窒息,而且还被强迫着吃下了自己爱徒的口涎。云韵全身涌起了难以言明的宫能刺激,挣扎着的身体仿佛被抽动了力气一般,一下子瘫软下来。
  “师傅刚刚疼爱了嫣然,现在由嫣然来疼爱师傅吧。嫣然会很温柔的。”
  被全身捆绑吊在半空的嫣然轻轻一笑,缓慢而有力的扭动着小蛮腰,将双头龙一下下的顶进云韵春潮泛滥的小穴里。
  “哈哈哈,徒孙你光顾着疼爱师傅,不管师公了?是因为师公的肉棒干得你不爽吗?”
  正卖力的干着纳兰嫣然后庭的云山大笑着问道。
  “不~~~师公的肉棒干得嫣然好舒服~~~把嫣然的后面塞得满满的~~~好涨~~~~~~干得嫣然都丢了一次,几乎死掉了。”
  “我呢?嫣然,我的肉棒如何?”
  古河一边干着云韵的小翘臀,一边问道。
  “主人……嗯~主人好偏心,明明刚要了嫣然两次,就跑去找师傅了。师傅的小屁股难道比嫣然的还好吗?”
  纳兰嫣然喘息着回答。
  “呵呵,嫣然的后庭显得更紧,不过韵儿的夹得也好爽。师徒两个梅兰秋菊,各有胜场。哈哈哈。”
  古河的大手啪啪地拍打着美人宗主的翘臀。
  被自己曾经为未婚夫和爱徒这么肆意品评着身体,云韵几乎疯掉了,她无法相信平时端庄冷艳的爱徒纳兰嫣然会变成这个样子。但让美人宗主感到羞不可耐的是,随着品评,她小穴和后庭处的快感越发强烈,才几下的功夫,就被干得泄了身子。
  “师傅。舒服吗?”
  纳兰嫣然轻轻吻着美人宗主的嘴唇,用舌头撬开那洁白的贝齿,卷住小香舌吸吮起来。此刻是云韵,已经完全没有力气反抗了。
  “韵儿泄成这个样子,必然是舒服的了,乖徒孙,让我那徒儿更舒服点吧。”
  云山抓着纳兰嫣然的小腰将她向前推,几乎和云韵贴在一起。
  嫣然心领神会,开始用酥胸去摩擦自己师傅的玉乳。两对儿丰满坚挺的乳房开始时而激烈的挤压在一起,乳尖碰乳尖,时而缓慢的上下摩擦。这麻酥酥的滋味,让两女都不由自主的呻吟起来。
  “师傅~~~~~~师傅~~~~~嫣然好高兴~~~~终于能和师傅一起了~~~~~”“嫣然……不……别……这样……师傅变得奇怪了……”
  还保留着一丝清明的美人宗主软弱的求饶着。
  “师傅不喜欢嫣然了吗?”
  纳兰嫣然吻住云韵的嘴,将她的小舌头勾出来,把一滴滴口涎渡进云韵的嘴中。
  “不……是……”
  云韵心里的屈辱慢慢抵不过身体的刺激。她的脑袋越发迷糊起来。
  “师傅,跟嫣然一起堕落吧~~~~~”纳兰嫣然伏在云韵耳边,倾吐出的话语让云韵猛地一震。
  “不……嫣然……别……求求你……”
  美人宗主的下体完全被淫水浸湿了,随着双头龙的抽送发出刷啦刷啦的响声,娇躯上满布的汗水,小嘴里也开始发出忘情的呻吟。
  “师傅”“师傅”“师傅”一声声少女的叫声似乎让美人宗主重新清醒过来,她扭过脑袋,看到魂族少族长手中正在舞台上放映着的留影石。里面是她花宗中的可爱弟子们,一名名漂亮的少女微红着脸,在画面里呼唤着她的名字。
  “别碰她们……求求你。”
  云韵忍受着身体强烈的快感。用最后的理智开口道。
  “只要你将身体和心都完全奉献给魂殿,舍弃人的身份,成为最低贱的奴隶,我可以保证,不会有{人}碰她们。”
  魂族少族长诱惑道。
  “你……你发誓。”
  “可以。”
  听着魂族少族长用最恶毒的誓言将刚才的保证重复一遍之后,云韵理智的弦终于在重重压迫下啪的一声断了,她舍弃了耻辱心,主动迎合起古河和嫣然的抽送来。
  “韵儿,你还不知道吧,古河先生已经决定加入魂殿成为其中的一员了,代价就是可以天天得干你哦。”
  云山一边在纳兰嫣然的菊蕾里抽送,一边说道。
  “谢……谢。”
  “不过韵儿你首先是魂殿的性奴,其次才是古河先生的奴隶。所有魂殿的人,包括卫士和看门狗都是你的主人,明白了没有?”
  魂族少族长说道。
  “是……韵儿……韵儿明白了。”
  美人宗主轻声呻吟着回道。
  “如果魂殿的狗发情了怎么办呢?”
  “那……那韵儿就给狗干……呜!”
  一想到自己要被一只狗欺辱,美人宗主的眼泪顿时流了下来。
  “师傅~~~嫣然已经……已经得到主人同意……也是魂殿的……嗯……性奴了,嫣然会陪着师傅……一起……一起给狗干!”
  “嫣然……”
  两女动情的亲吻在一起,嘴唇几乎要黏在一起,从鼻孔中发出满足的哼声。粉红滑溜的香舌相互纠缠,如饥似渴地吸吮起对方的口涎来。小腰身更是一扭一扭,将双头龙送进对方蜜穴深处的同时,还努力迎合着云山和古河的插入。
  随着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抽送,两女哀泣着甩动长发,被绳索吊在半空的娇躯痉挛着,双头龙啪的一声掉到地上。淫水和尿液好似一股小喷泉一样从她们的小穴里喷出来。洒落在舞台地面上。
  美丽动人,好似仙子一般的花宗宗主云韵和她最宠爱的女徒弟,冷艳而又清纯动人的纳兰嫣然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以如此屈辱的姿势被人干到高潮失禁的地步。魂殿还表演了一手调教绝活,实在另台下的众人看的如痴如醉。虽然云韵并没有作为奴隶拍卖,但那是人魂殿有本事,用一个女奴隶就绑住了一位七品巅峰的炼药师。真是好买卖。台下众人没有任何不满,都一起对舞台上的表演报以热烈的掌声。
  将几乎瘫软下来的两女从半空中解下,戴上魂殿专有的奴隶项圈,由魂殿卫士如同母狗一般牵走离开,古河也向魂族少族长鞠了一躬,进入回到了后台。云山则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看众人开始安静下来,魂族少族长这才啪啪手,说道:“之前的云韵小姐没有拍卖,我魂族对此深表歉意,为了补偿,特别为大家准备了另一场表演,希望大家看得满意。
  只见他一抬手翻出一块留影石,之前让云韵看到的影像竟然继续播放起来,一个个小美人微红着脸蛋儿在屏幕中出现,离开刚才那淫猥的气氛,很快就有人发现了异常。画面上的小美人们全部都只露出了脑袋和半个肩部,别的部分完全看不到的样子,而那背景的红色似乎不单单是背景,好似是什么生命一般还在缓缓的蠕动着。
  “这是……”
  随着画面拉远,几乎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画面上,花宗的女弟子们全身赤裸着,四肢被身后蠕动着的红色怪物包裹进去,只露出脑袋和躯干的部分。让众人兴奋异常的是,每一个小美人的肚子都圆鼓鼓得,一副怀孕了的样子,一跟粗大的肉茎正在她们的小穴中快速着抽送着,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每一次的抽送都能带出不少白绸的液体和水迹。看起来这些女弟子已经被禁锢成这样很长时间了。
  咕嘟。一大片吞口水的声音在台下响起。
  “别急,还有更精彩的。”
  随着魂族少族长的话,三条奇形怪状的肉柱从那诡异怪物的身体中伸出来。
  两个变化成吸盘覆盖在小美女们的酥胸上,一个则伸进她们半开半合的小嘴里。
  台下众人可以看到,两个吸盘竟然在吸取着小美女们的乳汁并混合着肉柱弄出来的流质食物灌入她们自己的小嘴里。那食物在维持女孩儿们生机的同时,也让她们的身体时刻处在发情的状态,一结束喂食,她们很快就扭动着怀孕的娇躯高声求欢起来。那又娇又媚,充满了爱意的眼神,仿佛此刻她们正在同爱郎一起享受着幸福的生活一样。而不是被诡异恶心的怪物奸淫似得。
  “这种怪物是我们魂殿在探索一处未知地域中发现的,似乎只拥有最基本的捕食本能和永不停歇的旺盛性欲。只要被它们捕获的女孩子,在吃过了它们的体液之后,就会疯狂的爱上它们,并为它们奉献一切。如同被洗脑了一般。心甘情愿得成为它们的繁殖苗床。为它们繁殖新的后代。受孕期也很短,3个月一次。怪物的实力也很弱,顶多就介于斗王到斗皇级别。好控制。”
  魂族少族长说到这来。顿了顿继续说道:“相信大家一定会问,既然这种怪物如此立刻,为什么不用它们来调教女奴隶们。”
  台下众人默认。
  “呵呵,可惜啊,一旦被这种怪物捕获的女子,就会和它们合为一体,如果强制分离,双方都会直接死亡。"魂族少族长遗憾的说道。并用满不在乎的声音说:”
  也就是说,一旦成为它们的东西,就会终生变成它们的繁殖苗床,我们发现这些被捕获着的少女身体的代谢几乎停止,她们的生命会比寻常人多好几倍,对于她们来说,这几乎是永远,永远的繁殖地狱。当然,也是快乐的天堂。“魂族少族长微笑着吐出恶魔般的话语,让在场每一个人在亢奋的同时,想到小美人们的遭遇,都心底冰凉。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艺术品 下一篇:姐妹俩的竞拍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